新闻动态

历史上6月发生的危险化学品事故

发布时间: 2024-06-28    浏览次数: 24

(一)国内事故

石油化工

中石化上海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6·18”乙二醇装置爆炸事故

2022年6月18日,中石化上海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化工部1#乙二醇装置环氧乙烷精制塔区域发生爆炸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971万元。事故的直接原因是:由环氧乙烷精制塔塔釜至再吸收塔的管道夹具处发生断裂,管道内工艺水大量泄漏,导致塔釜内溶液漏空后,环氧乙烷落到塔釜底部,沿管道断口处泄漏至大气中,遇点火源起火爆炸。大火导致塔内环氧乙烷发生自分解反应,造成环氧乙烷精制塔爆炸。

中石化茂名分公司“6·8”泄漏起火事故

2022年6月8日,中石化茂名分公司化工分部芳烃车间中间罐区的乙烯输送泵发生泄漏起火事故,造成2人死亡、1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926万元。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芳烃车间外输乙烯准备过程中,现场人员在管道带压状况下,拆卸乙烯输送泵出口轨道球阀气动马达紧固螺栓(拉杆),造成轨道球阀阀杆防脱功能失效,在阀门出入口压差(4.069MPa)的作用下,轨道球阀出口密封失效,阀杆脱落,大量乙烯通过阀杆安装孔喷出,摩擦产生的静电火花引发泄漏的乙烯爆燃。

山东临沂金誉石化有限公司“6·5”重大爆炸着火事故

2017年6月5日,山东临沂金誉石化有限公司装卸区的一辆运输液化石油气罐车,在卸车作业过程中发生液化气泄漏爆炸着火事故,造成10人死亡、9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液化气罐车在卸车栈台卸料时,快速接头卡口未连接牢固,接头处发生脱开造成液化气大量泄漏,与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气体,遇点火源发生爆炸。

中石化石家庄炼化分公司“6·15”较大火灾事故

2016年6月15日,中石化石家庄炼化分公司220万吨/年催化裂化装置烟气脱硫脱硝设施吸收塔发生火灾事故,造成4人死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作业人员在烟囱顶部防腐补焊作业过程中,由于隔离措施不到位,电焊焊渣从缝隙落到了除雾器层,引发聚丙烯材质的除雾器着火,高温烟气沿烟囱排出,造成作业人员高温和中毒窒息死亡。

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三苯罐区“6·2”较大爆炸火灾事故

2013年6月2日,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第一联合车间三苯罐区在动火作业过程中发生爆炸着火,造成4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697万元。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承包商作业人员在第一联合车间三苯罐区小罐区杂料罐罐顶违规违章进行气割动火作业,切割火焰引燃泄漏的甲苯等易燃易爆气体,回火至罐内引起储罐爆炸,并引起附近其他三个储罐相继爆炸着火。

中石油辽阳石化分公司“6·29”原油罐较大爆燃事故

2010年6月29日,中石油辽阳石化分公司炼油厂原油输转站原油罐在清罐作业过程中,发生爆燃事故,造成5人死亡、5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50万元。事故的直接原因是:作业人员对原油输转站1个3万立方米的原油罐进行现场清罐作业过程中,产生的油气与空气混合,形成了爆炸性气体环境,遇到非防爆照明灯具发生打火,或作业时铁质清罐工具撞击罐底产生的火花,导致发生爆燃事故。

煤化工

内蒙古乌海华资煤焦公司“6·27”较大爆炸事故

2017年6月27日,内蒙古乌海华资煤焦公司化产车间脱硫工段发生一起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脱硫溶液循环罐中的氨气或其他可燃性挥发气体与吸入的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气,机修班在未办理动火作业票的情况下在脱硫溶液循环罐顶安装管道,切割或焊接形成的点火源引爆了罐内的爆炸性混合气体。

精细化工

甘肃兰州滨农科技有限公司“6·16”较大爆炸事故

2022年6月16日,甘肃兰州新区秦川园区滨农科技有限公司固体废料处理车间(污泥处理工段)发生爆炸事故,造成6人死亡、8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4190万元。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当班人员在干燥机未停车、持续加热的情况下,对卸料阀进行维修,导致母液固废在干燥机内加热时间延长约4个小时。干燥机持续加热,内部热量难以散发、持续累积,导致母液固废所含的氯酸钠与有机物反应放热,并进一步引起有机物的分解放热,干燥机内部温度与压力急剧上升,发生爆炸并殉爆了车间现场堆放的其他废料。

河南开封旭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6·26”较大燃爆事故

2019年6月26日,河南开封旭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天然香料提取车间发生一起燃爆事故,造成7人死亡、4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约2000余万元。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工人在没有开启1号提取罐上部破真空阀门,同时也没有开启冷凝接收罐下部阀门的情况下,加热罐内物料乙醇和红枣进行枣子酊提取操作,致使罐内超压,放料盖爆开,乙醇遇静电发生着火爆炸,车间装置附近存放的乙醇及含乙醇提取液造成火势进一步扩大和蔓延。

吉林农安柴岗兴发糠醛有限责任公司“6·18”较大爆炸事故

2018年6月18日,吉林农安柴岗兴发糠醛有限责任公司在停产期间违法生产,水解车间10号水解反应釜发生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3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安全阀失效,水解反应釜超压爆炸。

浙江绍兴林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6·9”较大爆燃事故

2017年6月9日,浙江绍兴林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在中试生产农药新产品过程中发生爆燃事故,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试验的新产品涉及到一种不稳定的中间体,其反应特性是40℃以下缓慢分解,随温度升高分解速度加快,至130℃时剧烈分解。在不掌握新产品及中间体理化性质和反应风险的情况下,利用已停产的工业化设备进行新产品中试,在反应釜中进行水汽蒸馏操作时,夹套蒸汽加热造成局部高温,中间体大量分解导致反应釜内温度、压力急剧升高,发生爆燃事故。

医药

辽宁葫芦岛世星药化公司“6·20”较大窒息事故

2018年6月20日,辽宁葫芦岛世星药化有限公司发生一起受限空间窒息事故,造成3人死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在未对停用状态中的1#对氯苯胺结晶釜(该结晶釜因工艺原因于2018年3月底停用,一直用氮气保护,氮气压力2公斤)进行充分置换处理,未进行氧含量分析的情况下,擅自组织1名操作工进行清理作业遇险,另外2人盲目施救,3人因氮气窒息死亡。

化肥

山东潍坊华浩农化有限公司“6·5”较大窒息事故

2016年6月5日,山东潍坊华浩农化有限公司水溶肥生产车间发生一起窒息事故,造成3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约240万元。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操作人员开泵欲将罐内原料送入后续设备,但发现物料不能抽出,在未进行氧浓度及有毒气体浓度检测、未佩戴个体防护用品的情况下到罐内查看情况,缺氧窒息;另2名工人未佩戴个体防护用品盲目进入罐内施救,缺氧窒息死亡。

内蒙古鄂尔多斯伊东九鼎化工公司“6·28”较大爆炸着火事故

2015年6月28日,内蒙古鄂尔多斯伊东九鼎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发生爆炸着火事故,造成3人死亡、6人受伤。事故的直接原因是:由于三气换热器存在质量问题,在前四次修焊过的脱硫气进口封头角接焊缝处存在贯通的陈旧型裂纹,引发低应力脆断导致脱硫气瞬间冲出。因脱硫气中氢气含量较高,冲出瞬间引起氢气爆炸着火,造成正在附近检修及保温作业的人员伤亡。

云南昆明安宁齐天化肥有限公司“6·12”硫化氢较大中毒事故

2008年6月12日,云南昆明安宁齐天化肥有限公司在脱砷精制磷酸试生产过程中发生硫化氢中毒事故,造成6人死亡、29人中毒。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操作人员在向磷酸槽加入硫化钠水溶液过程中,底部阀门不能关闭,硫化钠水溶液持续流入磷酸槽,使磷酸槽中的硫化钠严重过量,产生的大量硫化氢气体从未封闭的磷酸槽上部逸出,导致部分现场作业人员和赶来救援的人员先后中毒。

其他

浙江台州丰润生物化学公司“6·12”硫化氢较大中毒事故

2009年6月12日,浙江台州丰润生物化学有限公司发生硫化氢中毒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中毒。事故的直接原因是:1名施工人员下到约10米深的地下桩孔底部作业,因硫化氢含量过高中毒晕倒,后有4人在未佩戴任何防护用品的情况下盲目施救,相继中毒晕倒。

(二)国外事故

美国东海岸费城能源解决方案公司炼油厂爆炸事故

2019年6月21日,美国东海岸费城能源解决方案公司炼油厂氢氟酸烷基化装置发生爆炸,造成5人轻伤。事故原因是:氢氟酸烷基化装置的管道回路系统中的一段弯头由于腐蚀变薄,进而发生破裂,管道内的丙烷泄漏,发生火灾爆炸事故。

美国密西西比州帕斯卡古拉燃气厂火灾爆炸事故

2016年6月27日,美国密西西比州帕斯卡古拉燃气厂甲烷、乙烷、丙烷及其他烃类发生泄漏,随后被引燃发生火灾爆炸,周边居民撤离。事故原因是:由于热疲劳导致的铝钎焊换热器(BAHX)失效,烃类物料泄漏,发生火灾爆炸。

日本狮子株式会社千叶工厂甲醇精馏塔爆炸事故

1991年6月26日,日本狮子株式会社千叶工厂在新型表面活性剂α-磺基脂肪酸酯生产中,由于甲醇和过氧化氢反应生成微量的甲基过氧化物,并在精馏塔停止运转过程中,在局部浓缩时发热,精馏塔发生爆炸,造成2人死亡、13人受伤,塔及周围设施遭到严重破坏,爆炸碎片和冲击波使工厂内319个场所遭到破坏。事故原因是:甲基过氧化物分解放热反应失控,导致爆炸事故发生。